泽烨

旁观者。
不怎么产粮。
感谢喜欢。


\黄少天/❤️\喻文州/
\蓝雨世界第一!!!!/
一个大写的cp狗
活在每年的8月10号
心如郑轩


\DOVER/\DOVER/\DOVER/
爱着英国小伙和白俄罗斯姑娘

【喻黄】8.10黄少生贺

。文笔渣极了,写给自己娱乐
。OOC是不大可能避免的吧
。请温柔地对我(bu

自从两年前喻文州退役后,黄少天也毅然跟着退役了,现在喻文州在一家游戏公司做技术人员,而黄少天在家里悠哉悠哉地打游戏顺便直播,靠观众的打赏也能养活自己,再加上退役前攒的钱,倒也过得滋润。
今天是黄少天生日的前一天,所以以前蓝雨的各位打算聚一聚顺便庆祝一下。

卡拉OK里  8.9 10:30pm

“诶,黄少生日快乐!又老了一岁啊。”郑轩调侃道。
“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,就不能好好祝福吗,提什么年龄,再说了我才二十几好吗,老也老不到哪里去。” 黄少天很没形象地翻了个白眼。
“四舍五入都奔3了好吗黄少。岁月是把杀猪刀,再不抓住就老了。”郑轩意味深长地看着黄少天。
“诶你有话就好好说,别拐弯抹角的,你到底什么意思?抓住什么?看你那表情,准没好事。”
“我是说,你也该找个女朋友了。我都结婚有孩子了黄少你还剩着,不应该啊,你各方面条件都比我好,除了烦了点,你怎么还单身呢。”郑轩作思索状摸了摸下巴。
“哎呦你怎么跟我妈一样啊,我还不急着结婚。还有什么叫做烦,这是活泼,开朗你懂什么。你没看队……文州从来没嫌过我烦呐。”说完黄少天又翻了个白眼。
“那黄少你嫁给喻队得了。”卢瀚文突然插了一句。即使现在当了队长的卢瀚文还是习惯称喻文州队长。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瀚文,还有为什么是我嫁!怎么说都是我娶好吗。”重点不对的某人没看见站在门口已经听完全过程的喻文州。
“大家好,对不起我来晚了。还有刚才你要娶什么?少天?”喻文州一如既往笑得温和,说着看向黄少天 ,仿佛只听见了一点。
“啊……呃……那个……文州我们先坐下来吧。”黄少天尴尬地笑着,心里松了一口气,试图跳过这个话题。
卢瀚文突然大叫起来:“黄少要娶喻队你!”
听到这话黄少天急红了脸,慌忙摆手:“我们在开玩笑的,文州你别当真。“黄少天这么着急是因为他喜欢喻文州,没有其他人知道。

虽然平时大家也经常拿他们开玩笑但大家都没有当真,只有两个当事人小心翼翼地掩盖自己那几乎不可能被接受的感情。

喻文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旋即望向卢瀚文“不介绍一下么?”说着还指了指卢瀚文旁边的两个小家伙。

坐在卢瀚文旁边的是两个15、6岁的男孩,一个沉默寡言,另一个在看见喻文州进来的瞬间就双目放光(准备变身(并不!))跳了起来。

“他们是新的剑与诅咒。这个是陆君安,职业剑客。”卢瀚文说着指了指那个安静的男孩。

陆君安皱了皱眉,他并不喜欢被称作新的剑与诅咒,这让他感觉到不舒服。“前辈好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还未等卢瀚文说完,那个少年就先抢着回答了。

“喻文州前辈!我叫林昭!森林的林!昭告天下的昭林昭激动地介绍着自己,“!我是你的超级粉丝!能给我签个名吗!”

喻文州笑了笑,温和地说“签在哪里?“很像以前的少天呢。

……

大家都喝了点酒,一直玩到了凌晨,在向黄少天祝贺完后就各自散了。黄少天作为寿星被灌了不少酒,现在醉得不省人事,喻文州只好扛起黄少天,打的送黄少天回家。

路上黄少天靠着喻文州的肩膀睡着了。到了黄少天家楼下时才被喻文州迷迷糊糊地晃醒了。

“钥匙在哪?“喻文州无奈的问。要早知道他醉成这样就不该让他喝酒。

“口袋里……“黄少天勾住喻文州的脖子,含糊不清地回答。

喻文州顺利地开了门,把黄少天送到卧室的床上之后,坐在了床边。他温柔地望着眼前的人,理了理黄少天那凌乱的碎发,轻声说道“我回去了。“

“别走…….文州“黄少天拽住了喻文州的手。机会主义者的敏锐是他感有了一种让他必须要说出这件事的预感。

“文州……我……”黄少天眼神迷离地望向喻文州。
“嗯?想说什么?”喻文州俯下身子,耳朵靠近黄少天的嘴边。
“我……喜欢你……”夹杂着酒香的热气打在喻文州的耳边,熟悉的嗓音穿入耳内,说着动听情话的嘴微微张开,被红酒滋润过的嘴唇格外诱人,因为太热而被解开两粒扣子的上衣里,露出带粉的皮肤,脸上有着异常的潮红。
喻文州的眼神暗了暗,亲上了黄少天的嘴唇,吮吸着黄少天口中的津液,舌头在其中肆意扫荡,轻轻刮过每一寸口腔,引得黄少天一阵战栗。
良久,两人的口舌才分开,津液连在两人嘴边,带出一条淫靡的弧度,口里还喘着气,刚才的吻深到几乎让彼此窒息。
“少天,我也喜欢你。”在喘过气后,喻文州温柔地望着眼前满脸通红的男人,一字一句坚定地答复之前他的告白。

黄少天有点被这话惊到了,酒也醒了大半,难以置信地望着喻文州,磕磕巴巴地说:“啊?那个……你说什么……再说一遍?我不是在做梦吧……”说完还小声嘀咕:“我肯定是在做梦。“

喻文州哭笑不得地望着眼前自我否定的人,用双手捧住黄少天的脸,让他直视自己,眼里也只有自己。他的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,盯着他泛着水气的眼睛,再一次郑重地说出了黄少天做梦都想听到的句子。

“少天,我喜欢你,从训练营开始。”

“哇呜文州你怎么不早说,你知道我以为只是我一个人单恋多么纠结么......还有……文州......我也爱你……”黄少天扑到喻文州身上,吻上了喻文州的唇,眼眶里的泪水止不住地流,真好,终于有个好结果了。

喻文州愣了愣,旋即一只手抱住黄少天,另一只手抹去黄少天脸上的泪水,进一步加深了这个吻。

在两人激吻的片刻,都硬了起来,各自身上的衣服也都蹭掉了不少,露出一大片肌肤。不过这是有意而为还是无意就不可而知了。

但是喻文州停下了动作,轻笑道“去洗澡吧,困的话就算了。”

黄少天都已经做好了被压的准备,现在突然来了一句’去洗澡吧’瞬间就萎了,被挑起来的情欲也被理智压了下去,匆匆回了一句‘我去洗澡了’就冲进了洗手间。

喻文州无奈地望着自己还在抬头的兄弟,叹了一口气,让他自己慢慢冷却。

“现在还不是时候……”

浴室里的黄少天被水这么一冲整个人都清醒了,暗骂自己真是开心疯了,什么都没准备就想来一发,自己这是精虫上脑了。

匆匆冲完澡,黄少天对着还在卧室的喻文州喊了一句‘你去洗吧’就倒在了床上。今天真是太累了。

黄少天睡梦中模模糊糊听见水流的声音,过了一会仿佛有人躺在他旁边,抱住了他,低语了一句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

评论(1)
热度(3)
©泽烨 | Powered by LOFTER